助力传统产业升级改造,移动“互联网+”具有强劲优势

来源:MIRCC    时间:2015-10-26
分享到:

  移动互联网的高效联动、地理位置、社交、分享,意味着做为传统企业的我们将有机会重新在互联网时代重新翻牌。当传统企业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是一副好牌的时候,好戏在上演了。未来传统企业将有更多的机会,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从目前强大的线下资源中,找到新的颠覆性机会,形成传统企业与互联网企业新的边界融合,形成移动互联网 的全新模式,产生新的价值。

  Y时代,是美国的一个时代名称,就是西方世界通称的青少年族群。这一群人宅在自己家里面办公,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如果有机会亲临一下北京3W咖啡和车库咖啡,你就能看到一波又一波的创业者安静的在咖啡馆里面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
  这不仅仅是环境,而是构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也是Y时代人群所喜欢的生活方式,希望在城市中的共享空间中享受自己的生活。一杯咖啡,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手机,接上星巴克咖啡的网络,可以一整天的泡在咖啡馆度过美好、高大上的一天,而且效率比在办公室更高。
  “商业模式”一词已经成为挂在创业者和风险投资者嘴边的一个名词。虽然第一次出现在50年代,但直到90年代才开始被广泛使用和传播,但这丝毫损伤不了这个词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光荣而伟大”荣耀以及使用的频率。
  有一个好的Business Model,成功就有了一半的保证。商业模式就是公司通过什么途径或方式来赚钱。简言之,饮料公司通过卖饮料来赚钱;快递公司通过送快递来赚钱;网络公司通过点击率来赚钱;通信公司通过收话费赚钱;超市通过平台和仓储来赚钱等等。只要有钱赚的地方,就有商业模式存在。
  主动融入生态,重构商业模式
  而移动互联网时代,商业模式却随着技术的改变、消费群体的改变以及消费行为的改变,在无时不刻地重构和迭代。
  即使是互联网企业,也一样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青年菜君看破了天机,进行了从需求到商业模式的变化。
  当你在单位累了一天,下班回家还要买菜、做饭,确实累人。如果提前一天就在网上订好半成品的净菜,在离家最近的地铁口附近有提货的生鲜门店,拿回家三两下工夫就煮熟上桌,岂不省时省心?上班族网上下单——青年菜君准备好客户购买的食材——切割搭配——上班族下班后地铁口取半成品菜盒——回家直接下厨。宅配模式使物流成本随客单量的提升而直线上升,所以他们选择了配送成本更低的自提模式。
  青年菜君的消费群体对品质要求不会很高。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对菜品品质的要求不会太高,青椒肉丝、红烧茄子即能满足,好点的也不过来个糖醋排骨。要是追求高品质高标准的也不会自己下厨了,直奔餐厅岂不更浪漫高雅舒心。但是一定要保证食材的新鲜干净吃不死人。
  万豪国际集团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马哥孛罗国际酒店管理公司,万豪拥有遍布全球 74个国家和地区的接近3700家酒店和17个品牌。
  Y时代更多的使用移动互联网,特别喜欢在移动中工作或者独立工作,很讨厌在办公室的卡座这个小小的盒子里面长时间的工作。在星巴克等咖啡厅、在万豪酒店大堂,三五个一起见面、喝咖啡、品茶,或者一个人安静的工作。
  传统企业迈向互联网的转型甚至是在闲置的酒店会议室开始的,万豪已开始提供满足整套需求的会议空间。而且在休息室安置了多种成套家具,一如万豪总部的协作工作空间,与办公室的租赁平台开始合作,按小时或者天来租赁会议设置,并且将造非正式会议场所并开放协作区域,满足具有会议、洽谈性质的小型会议需求和协作办公的需求。
  当然,更多的客人通过互联网来定制这些办公空间的时候,也顺便参观了酒店的大堂、设施,让客人走进来,成为不可多得的副产品——现场体验的机会,哪一个酒店不希望更多的客人来参观酒店的诱人设施。
  但是如果将自己的生态系统与移动互联网紧密融合,结果或许会有所不同。在新的生态环境中,不断的进化。
  杂志可以通过网络、邮局、电话订阅,然后通过邮局、报刊亭、快递等方式到达。你可以在微博上看到创业家杂志的经典文章,然后在机场进行订阅。毫无疑问,杂志是被互联网所重创的产业。但是《创业家》杂志打造“黑马商圈”,将一家传统媒体改造成一个创新型孵化器,通过“内容→用户→关系”模式,打造了黑马会、黑马营、黑马大赛三个层级结构的“黑马商圈”。现在黑马商圈已经聚集了上千名创业者,重构媒体生态,从内容升级到营销和服务。
  发挥自身优势,争抢话语权利
  在亿元级补贴打车App,背后的实质其实是为了改变用户习惯,将乘客和司机聚合在双边平台上来,掌握流量的入口,一旦用户习惯改变,网络平台将会无情的盘剥盈利空间已经微薄的出租车产业的利润,或者在出租车紧张的资源时,加价乘客小费的提成。
  但是你去德国看看,几乎会看到每一个航空公司都有自己的App,商业化的App基本上没有用武之地;出租车公司都有自己的App,滴滴打车很难占领市场。
  这是因为传统产业借助自己的优势,在互联网基因企业下手之前,提前实施了“互联网 ”的结果。
  但是在没有发挥自己传统优势,没有尽早实施互联网化转型的传统产业,产业力量分散的出租车公司以及类似于传统企业的出租车管理办公室或者管委会却没有任何动作,任之占据了移动互联网的入口,等待移动互联网蚕食产业利润。
  一切免费都是谎言,免费的才是最贵的。世界上从来不存在免费的午餐,免费经济,只不过是把原属于你的客户引导到“新拳击台”上的一个技巧而已,但也实实在在是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免费的开店到大肆的收费,相信中小卖家已经经受了残酷的剥削。
  不要指望新兴互联网企业会对你一直免费下去,只是还没有等到你养肥屠宰的时候,等用户习惯养成了,平台变得不可依赖了,卸磨杀驴的时候就该到了。一个平台投资下去,投资人并非慈善机构,构建平台成本不菲,总是要还的。
  随着全球的酒店业被搜索引擎、各种酒店、宾馆、在线分销网站、以及在线订房网站所“网络控制”,不仅利润流入到新兴的互联网公司,而且还受尽盘剥。
  当互联网技术和商业模式的能力并非新兴的互联网公司所独有的时候,传统企业的绝地反攻开始了。
  精品国际酒店、希尔顿酒店、凯悦酒店、洲际酒店、万豪酒店以及温德姆酒店集团等全球六大酒店集团将联手打造新的酒店搜索平台Room Key。传统企业杀入互联网领域,借助固有的优势,至少比互联网公司所需要打造的双边市场,更具有竞争力,其实只需要构建单边市场即可。
  如果说很多重要的互联网促进了信息的对称,提高了效率,其实很多互联网所涉入的产业都是双边或者多边的市场。如打车软件既需要吸引司机、也需要吸引乘客,在线订房平台既要吸引酒店、又要吸引旅客,都是典型的双边市场。互联网新兴企业所要做的就是让“双方都留在甲板上”。
  一旦移动互联网技术壁垒变低,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的能力变强,传统企业所要做的“互联网 ”计划,只需要让“一方留在甲板上“即可。
  类似的酒店、饭店、餐馆等业态,本身大量的旅客就存在,在“双边平台”向酒店和旅客建立平台利益的时候,酒店也正在为线上平台提供流量,而不是我们熟知的线上向线下输送消费者和流量。
  在随着移动互联网碎片化的时代来临,这种情况更为突出,甚至是线下的企业为线上的企业无情、舒畅的贡献流量,而毫不知觉。
  你所看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而藏在冰山底下广阔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你或许根本没有知晓、甚至没有看到;你所看到的或许是鼓噪你加入到新兴互联网企业所谓“双边市场”、免费经济、超级补贴的热血沸腾,但是你所看不到的是新兴互联网企业用户习惯被改变、双边的人“都成功留在甲板”、功成名就之后对传统企业的反侵,甚至一批在产业结构中竞争力弱的企业会在新换的擂台上被盘剥得尸骨无存。
  传统产业的“移动互联网 ”,以及互联网产业的“传统产业 ”,谁快谁慢,决定了两股力量在两者边界胜算的可能,深度了解一个传统行业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了解互联网行业却仅仅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如果能充分发挥传统企业的“移动互联网 ”,那么完全就可以胜算在握。
  让我们看看,传统酒店业是如何组织从传统产业端进行联合反攻,绝地突破的:
  随着在线预订业务和搜索业务的发展,酒店他们发现他们已经失去了对顾客的控制,纷纷流向了第三方在线预订服务商。第三方服务商就像是团购,不愿意给餐厅运营者提供用户的基本信息一样,第三方在线预订服务商也是很不情愿给酒店方提供用户的信息,这可是第三方服务商的立足之本。而个性化的服务、深入的了解用户的行为是酒店方的服务基本之一,如果没有得到顾客的拓展信息,酒店方是很难为顾客提供更为个性化的高体验服务。
  传统酒店的绝地反攻开始,联合建立的Room key网站是一家搜索平台,主要提供以上酒店品牌(包括其下属酒店品牌)的价格和库存信息。用户可以浏览每家酒店的价格、阅读独立的酒店评论、进行价格比较并通过各种社会网络分享信息。要找到合适的酒店很复杂,这种个人决策过程只有酒店经营者最了解。Room Key为消费者提供创新的资源,使得消费者在搜索和预订酒店时拥有一个简单而灵活的体验。
  六大酒店集团采取了“流量导出”策略,将那些没有在酒店官方网站进行预订的顾客,迅速而有效的引导到以比价服务为主导的Room Key平台。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绝地反攻取得了显著的成效,Room Key实现了巨大的增长,并为酒店吸引顾客预订提供了第二次机会。
  依靠但不依赖,伺机绝地反攻
  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平台在尽可能的消灭信息不对称的时候,也减弱了中介的存在。实际上,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平台成为了新的中介。而这种中介更加高效,在产业结构中自然而然,高效的结构代替了低效的结构。
  传统企业尽管一万个不愿意,不愿意上电商,担心损伤线下的利益,但是都主动或者被动的拥抱了电商平台,或被所谓的号称为“拥抱互联网”,拥抱移动互联网;餐厅老板也十分纠结团购平台,低价的团购带来的并非是目标客户,而是贪便宜的客户,在一定程度上还损伤了品牌的定位;电影院线的老板不得不一边依赖于线上的订票平台,一边又痛恨线上订票平台的盘剥——互联网企业利用传统企业的资源,抢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用户,而且还聚集了竞争对手的用户,更讨厌的是,还带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利润,而且你还不得不依靠他。我们能看到的是一片怨言,被绑架的怨言。
  网络平台是一个让传统企业又爱又恨的东西,也是传统企业转型必经的阵痛;在过去互联网不断蓬勃发展的过程中,消费者越来越依赖平台型的产品(电商、团购、搜索引擎)来搜寻或者采购产品。
  网络平台一路抢来,甚至已经席卷到了餐厅、外卖,甚至还有你的厨师、美甲师、农田和农夫。
  于是消费者和企业也同时被百度、美团、淘宝、天猫、京东等大肆绑架——不上网络平台,类似于等死,平台会给竞争对手导入客户;上网络平台,类似于找死,其中的认证费、导流费、促销费、广告费等各种费用和提成把传统企业压榨得喘不过气来。
  更重要的是,不是因为交了这一笔过路过桥费,原来的竞争格局就发生了改变,而是以前在线下打得头破血流,只不过把“打架”的场所换了一个地方,而且这个“拳击台”却要收你“打架费”,稍微惹得平台一点不高兴,就把你拉黑、下架,或者塞到漫无边际的遥远角落。
  谁叫你出身不好,当初在整个产业格局中选择了传统产业,而不是互联网产业。谁叫你启动“互联网 ”战略那么迟!
  真的是这样吗?你就甘愿默默无闻的、忍辱负重的、逆来顺受的忍受所谓“去中介化”、反过来又成为新型中介的互联网平台的盘剥、抽成、打压,而毫无选择?
  错了,在今天,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你有了新的策略可以选择,平台并非是神话——你完全有能力重新定义竞争的边界,夺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价值,至少能做到免受所谓的“平台”之盘剥。
  你需要移动互联网,归根到底移动互联网更需要你。你所要做的就是抵抗诱惑,放下贪欲,远离喧嚣,守住商业的根本,回归商业的本源。炒作有什么用,云烟过后还是归结于产品品质、服务或者品牌。
  只要一提及互联网订票平台,很多用户自然而然的会联想到各种在线旅游的OTA平台:(Online Travel Agent),包括在线订购旅游产品和机票。在大部分传统企业眼中,似乎在线旅游平台已经占据了中国旅游市场的龙头老大。
  殊不知这是很多网络旅游预订平台的软肋——事实上,旅行是一种复杂的服务产品,产品预订,过程消费,售后保障等等方面,都需要强大的体系化服务。
  旅游产品(含机票)价格和信息瞬息万变,这就需要有强大的技术能力和即时服务能力。互联网在线预订只是服务过程的一部分,还需要更完整的线下服务。
  当然,互联网新兴企业所做的平台产品,必须客观、全面的为消费群体提供信息服务,否则如果在一家OTA网站上,没有国航、南航,或者没有中青旅等重量级的产品,消费者也会放弃这家OTA网站。
  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在启蒙初期,其实在做一个“石头汤”的活——饥肠辘辘的士兵们向村民们宣布,要做一锅用石头做的汤。好奇的村民们为他们准备好了木柴和大锅,当然,为了汤的味道更鲜美一点,他们还需要一点佐料,比如盐和胡椒什么的……当然有一点胡萝卜会更好……卷心菜呀、土豆呀、牛肉呀配一些也不错……如果再来一些大麦和牛奶,连国王都可以喝了……一锅神奇的石头汤真的煮好了。
  其实,互联网所做是缩短信息与信息的距离,所以移动互联网更需要的是你——互联网永远代替不了实体经济,在传统企业向互联网化转型的过程中,其自身信息化水平、互联网化水平提高,互联网化的成本不断降低,传统企业也能自行的缩短信息的距离。
  我们能看到很多传统行业,在不断提高信息化支撑体系,实施“互联网 ”战略,推进互联网化转型,将原本属于自己的用户,再逐步带回到自己的领域。中国南方航空信息化促进互联网化就是一个杰出的案例,也是默默打捞基础、绝地反攻的案例。
  作为全国数一数二的航空公司,南航是中国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其旅客运输量、航班数量、飞行小时、航线数目、机队规模等在国内航空公司中均排名第一,其官方订票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即使南航的微信在2014年中,已经有了接近200万用户,很多旅客都通过微信查航班、办理值机,查询延误信息、值机等,而且南航的业务部门也非常注重微信的应用,连特价宣传也在微信上实施。甚至将呼叫中心的一些业务放到微信平台上,以后乘客更多地可以通过微信呼叫后台呼叫中心的人来解决问题,从而降低短信、电话的费用。
  但是,微信也只是南航的第五大服务平台。在短信、呼叫中心95539、网站、APP之后的平台——旅客有的喜欢用微信,有的喜欢用APP,有的喜欢用电话,所以每一种渠道对于南航而言都很重要。
  作为中国民航的排头兵,产生了中国的第一张电子客票,第一个电子货单,第一个电子登机牌等等,南航的信息化带动了整个行业在往前进步。
  随着飞行出行的人越来越多,在掌握大量的数据和消费者之后,南航的信息化未来更多的是发展企业应用的互联网化,极有可能向新兴的互联网基因企业反侵蚀,也有可能同时向社交化、互联网商品化发展。毕竟,互联网是一种提高效率的工具,传统企业在条件逐步具备的情况下,一样能具备响应的能力,传统企业互联网化成功指日可待。
  从以上案例解析——你归根到底需要的是客户,而不是移动互联网的技术,你的传统领域优势 移动互联网,将是互联网企业所不能比拟的。
  所以,你需要的不仅仅是“互联网 ”,更是传统产业 移动互联网。
  当然,总的来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平台的多家竞争对传统企业更有力。当多个平台竞争的时候,传统企业容易获得有利位势。特别是针对垄断型平台出现的时候,小的平台也不乏是一种好的选择。
  因为,你归根结底需要的是客户,而不是互联网的技术。只要是能够聚合客户、提高粘度、提高服务的平台,即使再小,也一样能够使用出“扫地僧”的水平。
  “邻家女孩”是一家以18-28岁女性消费者为目标消费群的服装企业,公司从2003年开始发展连锁经营,现拥有“邻家女孩”和“咖喱女人”两大时尚品牌。在10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600家优质门店。以“快速、流行、少量、多款”的快时尚模式,每年推出5000-6000个新品上市,以数据分析为基础,订、配相结合的配货模式,每周至少1-2次新品更新、快速引导潮流新品等核心优势的显效发挥,并达到95%以上的高开店成功率。
  在电商一片热捧的时候,“邻家女孩”却放弃了线上的电商,将资源沉淀在线下。在移动互联网开始之际,弯道超车,通过微信平台会员卡营销,聚拢潜在顾客与现有会员,进行有效的CRM管理,采集目标群的需求数据并进行分析,有针对性地调整商品组合和购物体验,打通线上线下,并通过支付接入完成闭环。
  其中,通过与可口可乐的联合营销,推出“邻家女孩”可乐,这个对“邻家女孩”品牌有很大的提升;在700多家终端门店推出限量版可乐和T恤,并推出一系列的创意漫画等新颖形式,用消费者语言与消费者沟通,吸引消费群体的关注。
  使用移动互联网直接面对消费群体,聚合粉丝,微信服务号形成了30万以上的会员。每次图文阅读量都在10万以上。
  移动互联网时代,因为碎片化和位置化,线下导流的成本远远超过了线上,并非大的平台能够独步天下,或者垄断市场。小的平台的使用,用户聚合起来之后,并不会比大的平台要差。
  如果某一个消费者饿了不想出去而且想点一份吃的,那么诸多的外卖网站就会接受在线订单。如果消费者要想尽可能多的选择,那么外卖网站是最好的渠道。但是受罪的是餐厅,外卖网站也是要收取不菲的费用。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倒霉的还是消费者。
  当传统企业向互联网平台企业缴纳所谓的广告、排名等费用带来利益,一旦超过了支付的费用,平台将变成一个低效结构,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反侵就有了可能。
  对于餐厅而言,麻烦来了——这些外卖、团购网站不仅仅卖你的产品,而且也提供竞争对手的产品;如果你想你的外卖产品脱引而出,对不起,请交纳一笔费用。
  更可怕的事情,对于一些客源众多、竞争力强、运营成功的餐厅而言,使用订餐、团购或者外卖平台无异于将消费者的名单和客源拱手相让,而且一旦消费者使用一个平台成为习惯,就形成很高的转换壁垒,不会轻易改变——于是,你的餐厅以后就无从选择。
  这就是移动互联网基因的企业,想方设法让传统企业依附于他们,即使砸入几个亿都在所不惜,长期免费都有可能,只要把你依附变成依赖,把你的用户席卷一空。
  其实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你的餐厅其实根本不需要被网络上庞大的流量所蒙蔽,这些原本就不属于你,你餐厅在北京的话,上海消费者不太会点你的外卖,自己多年苦心经营,已经形成稳固的消费群体,何必去拱手交给别人。
  其实,自己是不需要平台来接受预定。再小的公司也能开发一个微信或者一个小小网站,或者廉价的App来实现大多数的功能——包括菜单、选择、下单、支付等等。